[ 节 日 ]愿有你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天堂——记六月十八日父亲节
2017-06-18 20:33:34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中心 刘晏铭   点击:

  每一个男孩终会成为父亲,每一份幼稚终归会成为责任,每一次哭泣终归会成为担当。当李健的《父亲的散文诗》又在耳边缓缓流淌时,我想,是时候该写些什么来怀念我那早已故去的父亲了,也该用文字来为我的父亲证明一下他曾在我的记忆中存在过了。
  父亲并没在我的记忆中存在过多久,甚至可以说是我从来没有对他的存在有过清晰的体会。父亲在我两周岁的时候就去世了,那时候我还是个整天只知道吮手指的孩子吧,所以对于父亲的去世我完全没有记忆。我只能从母亲对我描述中大致了解到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当其他的小朋友凑在一起互相讨论自己的父亲时,我都会原则留在一边,并不是因为会感到自卑什么的,而是我真的无法讨论一个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人,哪怕是我身体里流淌着他的血液。
  母亲当年是个大美人,所以我常常跟母亲开玩笑说以后找对象就要照着母亲的长相找,每当这时,母亲总会不屑一顾地跟我说他才看不上我这样的,只有父亲那样的男生才能入的了她的法眼。父亲当年是出了名的帅小伙,有一身的手艺,又是军人,多少家的大姑娘都垂涎着父亲,母亲也是被许多家大小伙子惦念着的大美人,两人就在缘分的使然下结为连理。所有人都为他们送上最美好的祝福,所有人都羡慕这对郎才女貌的新人。婚后不久,父亲母亲有了他们的第一个女儿,也就是我的姐姐,两人兴高采烈,整天都开心地合不拢嘴,但或许是不满足吧,父亲又提出想要个儿子,所以,在姐姐出生的八年后,一个男孩诞生在这个家庭,也就是我。父亲没想到虽然这个男孩的诞生遂了他的心愿,却也间接地带走了他的生命,就在我出生的两年之后,父亲在一天晚上出车回来之后在床上就这么静静地睡过去了,再也没有醒过来,任凭所有人呼唤也没能醒过来。母亲的精神由此收到了打击,从那天之后,母亲就患了神经衰弱,再也经不起大的打击,也经受不了情绪的大起大落。甚至于在两年之后,母亲得了淋巴瘤,在手术台上与病魔搏斗了一夜,最后摇摇欲坠地走下了手术台,这都是后话。身边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说父亲是有儿子的命,但没享儿子福的命。姐姐跟我说在父亲活着的时候整天都是笑脸,但自从父亲去世后,母亲就很少笑过了,可以看出父亲在母亲的生命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多年以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可我的父亲在风中像一张旧报纸 这是那一辈人留下的足迹 几场风雨后就要抹去了痕迹 这片土地曾让我泪流不止 可它埋葬了多少人心酸的往事”这些年,我总会在怀念父亲的日子里泪流不止,即使是我的脑海中从来没有过他的背影,没有过他的气息,有的只是骨肉亲情催发着我流下那无法停止的泪水,所以,这篇文章,献给我生活在遥远天堂中的父亲。


栏目编辑:刘晏铭
 

相关热词搜索:十八日 土地 天堂

上一篇:[阳光收割]别哭,我们还要相信爱情
下一篇:[今我来思]毕业季,我们的色彩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