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纪录间]风雨四十年,不惑而高考
2017-06-08 22:02:51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中心 范睿婷 刘晏铭   点击:

重温1977——那年高考铭刻着一代人的青春
  “一个人都有点理想,都有点信念,都有点追求,但对我来说,高考更是一种乐趣。”
  66年的文化大革命,尘封的课本,被一道门整整锁住了十年,曾经的文革十年内乱,教育革命严重的剥削着渴望知识的青年。当年的他们,在压迫年代所做出的种种挣扎是难以忘记的。一个可以勾起老一辈共鸣多对电影《高考1977》里有一句话“知识乃人之该有,若无知识,人和畜生还有什么两样”,我观看的时候仿佛真的听到了那个年代整个民族发出的怒吼。
  1977,中国的一位智者,敲醒了中国熟睡的教育制度,他说“走,孩子们,读书去。”
  著名作家黄蓓佳是在1977年考上北大中文系的。回忆起1977年的高考,她仍激动不已“家庭出身地主,我根本没有被推荐上大学的资格。所以,从黄桥中学毕业后,我那时最大的理想就是能进工厂,只要不插队,哪怕在街道糊纸盒也行。在农村听到能考大学的消息时,我当时都不敢相信,但我希望是真的。我在中学成绩就好,考试都是全年级第一第二名,我相信我能考上。印象最深的是,当时村里开群众大会讨论是否同意我参加高考,村上的人都在仓库里开会,我一个人被关在门外,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最后获知同意我参加考试,我简直欣喜若狂。当时我填报的第一志愿就是南师大,但由于高考成绩不错,最终被调剂到了北大。”
  对于那年高考,是癫狂的。大家癫狂地笑着11年后可以重返学校,心里的饥渴与焦躁终于得以释放。对于当年的他们,参加高考不仅是自己的劳动与汗水,鲜血与泪得到回报,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希望。
  回忆当年,黄蓓佳说,当时的同学都是拼命地读书,10年没读到书了,大家怀着极大的渴望,不像现在是被父母老师逼着读书的。每天7点离开宿舍到晚上10点回宿舍睡觉,大家所有的时间几乎都是用在读书上。那时,每个学生拎着装了瓷盆和饭勺的毛巾袋子走在校园路上,一路丁丁当当的情景,成为北大校园的一大风景。那时,我们的同学年龄最大的相差有12岁,也有父子俩一起考上的,最大的学兄已经有两三个孩子了。
  黄蓓佳代表着1977高考的所有幸运者。那代人经历着巨大的社会变革,当时的个人奋斗在时代面前显得微不足道,而他们也足够坚强,依然执着。也幸赖于他们当年的渴望,支撑起整个民族的信仰。
还记得当时流行着这么一句话:“我想考大学,你呢?”
注目2017——"高考"在哪里
  时至今日,在年轻一代人的心中,高考似乎早已失去了它四十年前被镀上金身后的光泽,"知识就是力量"也不再那么受人敬畏。试问今日诸多高三学子,有几人是对未来满怀期待,为了实现个人理想而步入高考考场的。直到我落笔的这一刻,高考还在不紧不慢地偏离它原有的意义,命题模式一成不变,招生办法花样百出。的确,如今的高考是为数以万计的学子打开了大门,但我们更应该看到的却是顶尖人才的湮灭,高考能挑选人才,但却留不住罕见的天才与奇才。普遍培养的后果就是让一些本可以在某些方面极端突出的天才被磨灭了锋芒,最后泯然众人矣。但高考存在的合理性却是毋庸置疑的,因为除高考之外你无法找到一种更加公平合理的挑选人才的方法,即使无数人对这种公平合理存在着或多或少的见解。当我刷刷刷地在这篇文章中大谈自己的观点时,无数的考生正在几张考卷中书写着自己或有或无,或多或少的梦想。应试教育的重压之下,所有考生都天真的以为学习之路在高考之时走到尽头,以为随着高考的结束而结束,殊不知这只是一个新的开端。高考决不是你认为的最后一战,恰恰相反,它是一段新的人生的起点。它极大的决定了一个人未来的走向,但绝不是完全确定了以后的生活。就我个人而言,高考是一道分水岭,高考前后的生活截然不同,高考前你是为学习而活,为父母家庭赋予你的使命而活,高考后你则是为自己而活。高考它决定了你以后的人生阅历,交际圈,它也为你找好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
  高考最美的地方就在于它的阴差阳错,一次错过就是一生,一次相遇就是一辈子。这是来自刚在大学站稳脚跟的学长的问候。最后,愿你以后人生中的每个六月都风和日丽。愿你合上笔盖的那一刻,有战士收刀入鞘的从容。



栏目编辑:范睿婷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 纪录

上一篇:[ 节 日 ]致第二十二届全国爱眼日——请善待心灵的那扇窗户
下一篇:[阳光收割]别哭,我们还要相信爱情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