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迷彩]片尾曲前的狂欢
2017-05-04 07:05:57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中心 马帅   点击:

  军训已接近尾声,不舍夹杂着激动的复杂心情时时刻刻缠绵着青春期本来就迷茫且躁动的心,交互融合成了一锅大杂烩,时不时冒个泡显示出年轻的滚烫沸腾温度。我们当然有理由不舍。一辈子多么难得的一次热血,可能再也不会扯着嗓子瞎喊一气铿锵有力的军歌,可能再也不会眼巴巴的瞅着女兵跟着连长嗷嗷叫的起哄,可能再也不会绷紧心神站在炽热太阳下接受军队文化的洗礼。说到这里,我竟泪如泉涌,任由这不舍侵蚀全身。最后再慢慢归于平静,只有眼角的湿润告诉着这世界刚才某个人的情绪波动。我们也当然也有理由激动,就如同十月怀胎的最后一声哇哇啼鸣。我看到你额头滑下的汗珠在阳光下折射出彩虹,我看到你硬胶鞋跟上:疼到麻木的脚,撑到发抖的小腿,炸裂的嘴唇和躁动的脑,我看到你白皙的皮肤经过紫外线的亲吻变得黝黑,所以我当然期待看到最后汇操时你的英姿飒爽,笔挺脊梁如同一把宝剑直插大地。操场外是你放纵自我自由的天地,操场内是你证明自己拼搏的战场。这场较量难得不需要经历失败就能获得成长。


 
  我记得军训第一天的天气:绵绵细雨,而后雨滴逐渐变的沉重——砸在脸上,钻进脖颈,渗透衣服。这滂沱的雨中狼狈不堪的人儿却并没有哀怨——反而全身心投入激动地迎接着这久违的青春滋味。不羁,疯狂的滋味。就让这头发与衣衫全部湿透寒冷肆虐,就让这怦怦不止的心脏不断散发滚烫热血去使这乱雨带来的湿寒消弭,就让我们硬着头皮去病态般折磨颓废的自己,唤醒沉睡在内心的豪情壮志。我记得第一次唱军歌时自己好久不曾嘶吼的嗓子变得沙哑。原因无它,只因自己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去排泄胸中淤积的烦闷,不料过了度。不过,沙哑的喉咙发出来的声音似乎更有磁性,哈哈。我自然也不会忘记被拉出来在全营面前汇操时的紧张。室友全程盯着在全营前全神贯注的我,后来笑着说:帅,那时候你可真真的帅。我报以爽朗的笑,心里石头却是落了地。他看不到我脚底板、手心渗出来的汗,自然看不透我心中波涛汹涌的画面。


 
  吉林省处于北半球的中纬地带,欧亚大陆的东部,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鲜明。在这样的气候条件下,阴晴转换只看雷公电母心情。异常厚重低沉的白云在头顶之上你追我赶,当所有云连成一片,大雨也就将近。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军训第九天的那场雨,昙花一现,绚丽又短暂。天地间没有掺杂任何其他声音,只留下雨泼向地面的哗哗声,我们噤着声看的不仅痴了——这突如其来的惊喜。


 
  真的要结束了吗?再也不回来,那明年的夏天呢?我好像掉进一口深井。
  少年意气本就应该如军旅般豪气干云,怎能畏畏缩缩于宿舍中腐烂成疾。我们生来便是赢家,又怎甘心失败的活着。军训接近尾声,但漫漫人生路的征程才刚刚开始。



栏目编辑:马帅

 

相关热词搜索:狂欢

上一篇:[ 节 日 ]江山代有才人出——记五月四日青年节
下一篇:[心系迷彩]军训匆匆又忙忙,可叹时光不思量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