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节 日 ]梨花风起正清明——记清明节
2017-03-25 18:48:57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中心 马帅   点击:

  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日暮笙歌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又是一年清明。
  我对清明的感情是矛盾的。一方面,我沉浸在怀念已故至亲之人的神伤之中,;另一方面,我又欢喜这万物复苏绿意盎然的大地。我却并不因此而纠结,敏感而感性的人对于这种感情变化驾轻就熟。
  五六点起床赶往墓地所在,道路两旁有新绿的柳,初开的花,空气中弥漫的是湿润的泥土气息。坟前的杂草每年都表现其强大的生命力,就好像已故之人在我们心里长留,它也长留。每年我都会陪着爸爸用手一点一点除去杂草,荆棘与倒刺经常伤着手,丝毫不以为意。仿佛长眠之人与杂草已成为一体,拔草的时候我是在触摸着亲人的躯体,而些许刺,就好像老爷子从来没刮干净过的胡子,以前扎我,现在依然扎我。除完杂草便是要烧纸钱。爷爷生前十分节俭,得到这钱后,一定会像以前一样把之前塞到胸前的兜里,变着法想着给孙子一个小小的惊喜。这所谓惊喜多半是我已经吃腻了的大白兔奶糖,真俗气。爷爷的坟像他本人一般其貌不扬,碑上密密麻麻的字就如同他脸上的因操劳而生的褶皱,印象中他一辈子都没光鲜亮丽过却总是让我注意穿着打扮。当所有仪式整完,最隆重的想必是这最后三个响头。我从没有故意磕的多响多响,但每一个头下去我的脖子都如灌铅般很难再仰起来,好不容易抬起来眼睛里又浸满泪水。走了,带走了一把泥土,好像土色的大白兔。
  悲伤的余韵并不会持续很久,下午就被阳光花儿绿草风筝冲散了,美好的生活从来不会因为悲伤中止。从蓝天白云的三两飞鸟,到挺拔白杨的初绿枝头,再到柔软清新的嫩绿小草,无一处不迷人。在缅怀故人的悲伤之中横插的春意容不得你拒绝,这是上天给的礼物想必也有天上故人的祝福。论惬意,踏青当仁不让,可说到畅快,跳马无可比拟。一个人当桩子站好,加速,跳!越来越高,气氛也越来越浓。跳不过去?没关系!蹲下来看我表演。不知疲倦的人儿啊,时间可不会饶了你,硬生生把太阳拉下,将月亮丢出来。我的清明啊,真快。
  等夜晚的时候,凉风习习中三三两两的人儿踏着路灯下连上又断下的斑驳树影,,每一个脚步都好像踩在心坎上,说不出口的惬意悄然在空气中弥漫包围着。四月份的夜风,轻的刮不走回忆的思绪,本来已经消散的思念夹杂着惬意卷土重来。走着走着,嗯,该回家熄灯睡觉了。
  “花落草齐生,莺飞蝶双戏”,清明清明,清朗明洁。又是一年清明,又牵动一场故人情。



栏目编辑:马帅

 

相关热词搜索:风起 梨花

上一篇:[站庆专题]逐梦十二载——组织部发来贺电
下一篇:[阳光收割]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分享到: 收藏